虔恩Y

杂食党本人

晚自习---
       数学老师讲完一道题后嗒嗒了半天,就是说这道题会那前面的一定不难,后面的也不会太难,那么及格也就不难了,问我们:能不能及格?
       一同学:不能「她学习挺好的」
       然后全班都笑了。
       我们数学老师挺有意思的,平时严肃但其实是个逗比,还有一次监考时因为玩手机,所以手机被没收了,我们嘲笑了他好久。

课间---
       缘:你剪了头发有点帅,不过还是可爱
       我:我现在听这个词有点反胃
            「真的,她天天围在我身边说我可爱,哭」

放学后---
       缘:你再换身男装就是个帅气的男孩子了
        我:「指指校服」男生也穿这个的
       缘:不一样,这样只能看出你可爱
         我:……………………

          我:你知道我吃什么长大的吗?
         缘:吃可爱长大的
           我:不,我吃兔兔长大的
          缘:兔兔那么可爱,怎么可以
                 「然后我就跑远了」
       

男的和男的当然可以结婚了
眼中的情意
装不出来的

我选择死亡

昨天考试,教室二楼,考场一楼
第二场考完准备直接骑车回家
走到楼梯突然就拐弯上去了
走一半才反应过来
赶紧下来

下午走晚了
到了学校准备直接去考场
走到楼梯又拐上去了
又跑下来
跑到考场
发现都是他们自己班的
我又抱着书去了二楼
一步三回头
看有没有同班同考场的一起去考场
没有
到了教室发现
同学一般来的早回去趟教室的都在

晚上去实验室做实验
回来后还有半小时下课
看同楼层的除了我们班
包括办公室
都没人
就一边说回去吧
又一边怂怂的等有人走了才走
走一半老师来了说回教室讲题
留下来的记名单
应该会给班主任吧
还好没走

你不能让所有事物顺着你来

但我**也不想顺着它们走

记一件无聊的小事情

  今天和昨天一样,只是风小了些,太阳也出来了。
  下了辅导班的我骑着车子迎着冷风,在回家的路上。
  然而,今天和昨天又有那么些不一样了。
  我骑着车子,呼啸而过,眼角撇到了什么。
  一个小摊很普通的一个摊子,但又很不普通。
  那是一个卖「我心心念念的」棉花糖的小摊。
  于是,我买了两个棉花糖,一个白色,一个蓝色。
  路上风很大,我放在车篮里的棉花糖都扁了。
  不开心。
  回到家后我就愉快的吃了起来。
  然后,我就过来打字了。
【谨以此纪念我变成蓝色的舌头】